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召唤玩家搞基建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6/12 3:31:20 作者:安碧莲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召唤玩家搞基建 [参赛作品]
召唤玩家搞基建 [参赛作品]
作者:安碧莲来源:晋江文学城
罗莎成为了帝国最年轻的女公爵,获得了最广袤的领地。本以为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却没想到,领地内忧外患,破败不堪,还经常在被巨龙烧烤的边缘试探。危难之际,来自异世界的游戏系统找上门来。【这里是您的金手指,请查收】为了更好的建设领地,罗莎决定和系统合作,召唤玩家共同建设(为自己打工),带领子民(和自己)走向幸福生活!=w=兽人:抢走罗莎公爵献给伟大的兽王陛下,冲鸭!玩家:灭掉这群兽人,回去交任务了,冲鸭!兽人:团灭众人,轻而易举.jpg玩家:立刻复活,不愧是我.jpg兽人:……???【题材为第四天灾相关

符红烛睁开眼睛,薛放在她前面不远处方向朝她奔来。

“师姐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给你发传讯符时发现根本传不出去,好不容易收到你的传讯符却一直找不到你,害得我以为你出事了……咦,他是谁?”薛放将符红烛护在身后,警惕地盯着赵巽风。

“这位道友是赵巽风。我们被困在吞天兽制造的幻境中,多亏了这位道友,否则也不能这么快走出幻境。”

薛放闻言立即抱拳:“多谢道友相助。”他顿了顿,又道:“听闻道友姓赵,不知道友与兰陵赵氏有何关系?”

赵巽风静静地看着薛放,有些漫不经心:“赵家家主,是我父亲。”

“原来是赵公子,失敬。”嘴上虽如此说,识海中却抽出一抹神识悄悄传向符红烛:“你怎么认识他的?”

符红烛听到识海中突然响起薛放的声音,知道薛放对眼前这人不放心,所以才用神识悄悄打听,于是便用神识回了过去:“他昏迷不醒倒在路边,被我随手救了起来。怎么,他有问题?”

“目前倒是看不出任何问题。不过师姐怎么会救不认识的人,万一此人心肠歹毒,对师姐不利怎么办?”

虽然修道人士人心冷漠,遇到这种事不会插手,但符红烛从小生活在法治社会,实在见不得重伤之人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如果她刚刚没有出手相救,赵巽风根本活不过今晚。若她真的不幸被赵巽风所害,也只能说他品行有问题,而不能怪她不该出手救人。

“救都救了,总不能杀了吧?”

不知为何,传完这句话,符红烛总感觉赵巽风在有意无意的看她。该不会是他听到她说了什么吧?应该不能,神识传音十分隐蔽,就算他神识超凡,顶多能感受到他们用神识交流,怎么可能听到她说了什么。

破除幻境后,两名筑基期的师侄也很快找了过来。众人聚齐,薛放从乾坤袋中翻出新的飞行器,此物圆底深口,怎么看都有些像吃饭的碗。许是看出符红烛在想什么,薛放笑道:“正如你看到的那样,这的确是一只大碗。”

符红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越转越大的青铜碗,“这真的是飞行器吗?我实在有些不敢相信你能练出这种……风格的飞行器。”

她越看越怀念那个被吞天兽撞碎的木舟飞行器,别的不说,起码看着像修仙人士。想她堂堂玉衡派掌门女儿,大名鼎鼎的结丹修士,坐在碗里这这这……像话吗!

薛放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早年间炼制的飞行器,因为练毁了所以导致外观有些偏差。不过师姐你放心,这只大碗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防御能力和飞行速度都很好,并不是残次品。”

“你老实告诉我,原本你打算练成什么?”

薛放一顿,万万没有想到符红烛这么会抓重点,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千金鼎。”

符红烛:“哈哈哈哈哈哈哈。”

难怪是一只青铜碗,不过千金鼎和青铜碗,差得也太多了吧!没想到练器大师也有黑历史,符红烛心里瞬间平衡了,她安慰道:“其实这只碗也蛮可爱的。我们赶紧走吧,争取趁天黑之前离开这座山。”

符红烛倚在大碗的边缘,看见薛放与赵巽风相隔甚远,无奈的摇摇头。

就在刚刚,赵巽风以身负重伤为由想要搭乘薛放的飞行器一同出山,结果被薛放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薛放此人虽然看着很好接触,但实际上除了符红烛,旁人几乎理都不理。赵巽风见薛放不为所动,只好作出伤势很重的样子请求符红烛。

符红烛不像薛放那样对旁人心生警惕,再加上赵巽风那张脸十分赏心悦目,如今虚弱的样子更加令人心疼。符红烛犹豫片刻,扯了扯薛放的衣袖,“要不……就捎他一段路吧,等出了这座山,就将他赶下去。”

薛放听闻瞪圆了眼,可符红烛从不轻易求人,他更加讨厌赵巽风这个小白脸,没好气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抓紧跟上。”

虽然同意赵巽风上了飞行器,但薛放依然看不惯这个出卖色相央求师姐的赵巽风。他觉得师姐一定是被这个小白脸的美貌迷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伤心。他的确不如小白脸长得好看,但他一心一意保护师姐,难道师姐都没看到吗?

他越想越觉得不平衡,忍不住用神识传音:“师姐,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

符红烛:……哈?

她腾地一下坐起身,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赵巽风,她就算再颜控,也没道理喜欢一个不认识的人。更何况……她又看了一眼薛放,见他静静地望着她,一言不发,心中疑惑更甚。难道说薛放觉得自己比不过赵巽风美貌,所以自卑了?

实话实说,薛放的长相并不是惊艳型的。起码给她第一眼的印象不是帅气而是一个阳光向上的大男孩。符红烛最喜欢他笑的样子,因为他笑起来时唇边有两个小小的窝,像一个小太阳。符红烛仔细想了想,薛放无论在外界是什么样,但对着她好像很少有不笑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薛放都是她的小太阳师弟,她用神识回复道:“想什么呢,我和他才认识多久。”

薛放不满这个答案,没有传音,低声嘀咕道:“这世间还有一种可能叫一见钟情。”

不远处闭目养神的赵巽风听见此话悄悄睁开眼,有些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符红烛,他虽然听不见二人传了些什么话,但从二人的表情看,大致能猜到一些。符红烛正在想心事,并没听到薛放的嘟囔,她神色淡淡,趴在大碗的边缘观赏下方的景色。赵巽风不由自主的拧起眉,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一行人久久无话,赵巽风见大碗即将飞出深山,忍不住道:“不知各位道友接下来准备去哪儿?”

符红烛道:“广陵派掌门夫人两个月以后生辰宴,我们正打算前往广陵派祝寿。”

赵巽风忍不住“咦”了一声,“竟是这般巧。实不相瞒,我本打算借着无尘真君寿宴的机会拜入广陵派,却不料遇到魔域之人,被对方打成重伤。幸得符道友相救,否则今日的巽风将不复存在了。既然几位道友也要前往广陵派,不如大家结个伴,也好相互照应。”

薛放拧眉,目光变得十分不友善,“既然你是兰陵赵氏的公子,为何会想要拜入广陵派?”

赵巽风面露为难之色,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因为……我如今已经不算是赵家人,两个月前,我与赵府断了联系,却没想到出府后竟被一些仇敌追杀,我受了重伤,又碰到了魔修,今日若不是符道友相助,世上恐怕再没有赵巽风这个人。”

薛放根本不为所动,“赵道友打的一副好算盘。与你结伴同行,受益的只你一人。我和师姐皆是结丹期的修士,两位师侄也有筑基期,虽说赵道友结丹后期高于我与师姐,但别忘了道友现在有伤在身。”

赵巽风愣了愣,没想到薛放真的将他心中打算戳破,但他并不恼,“薛道友误会了。诚如薛道友所言,如今我有伤在身,就连符道友结丹前期的修士都打不过。若是孤身一人,恐怕会很危险。所以纵然我有些小心思,但不过也是因为我此时重伤未愈,想要倚靠各位的能耐,护送我到广陵派罢了。我的确是兰陵赵家的人,若是道友不信,大可派您的两位师侄前去打探。”

薛放立即给两位师侄递了眼神,师侄接到讯号立即跳出大碗御剑而行。符红烛见状表示很羡慕,她一个结丹期的修士还不会御剑飞行,两位筑基后期的师侄已经可以飞出花路了。

好在兰陵赵家离这里并不远,天刚擦黑,两位师侄便回来了。他们二人查到许多,大致意思是赵家以前的确有个叫赵巽风的私生子,两年前才被找回来,只不过两个月前被赵氏除名,听说是犯了什么错。然后递给他一张画像,画像上正是赵巽风的模样。

知道所查信息与赵巽风说的几乎无差,薛放终于放下心来,面向赵巽风正色道:“先前怀疑道友身份,薛放在此向道友说声抱歉。”

赵巽风笑了笑,“无妨,若是我遇到这种事,恐怕比你还要警惕。”

晚上,薛放将大碗落在一间客栈外,招呼众人进去吃饭休息。修道之人虽然不需要吃饭睡觉,但对于符红烛薛放这样大门派弟子来说,吃饭休息是必不可少的仪式。

这家客栈虽然看着不大,做出来的饭菜倒是十分可口。他们吃的自然是灵谷灵兽,符红烛却吃不下,她看着店里来回穿梭的店小二,忍不住凑在薛放耳边小声道:“这家店应该是有背景的。”

薛放只觉得耳边痒痒的,他身子一僵,甚至忘了咀嚼,“怎……怎么说?”

“你看啊。这家店不大,但是跑堂的小二皆是练气后期,那个账房先生是筑基前期,不知掌柜是什么修为。若是这家店背后真的有势力,最低也得是和我一个修为。”

早在从碗中下来之前,他们所有人都将自己的修为压到筑基前期。符红烛猜的自然是她本身结丹前期的修为。她道:“你们快点吃,吃完了赶紧赶路,这个地方我可不敢住。”

虽说如今是全民修仙的时代,但大部分的普通人都是练气前期二三级的样子。而他们一路上经过的店,店员差不多都是练气前期,这家客栈看着平平无奇,怎么会有这么多练气后期的店小二?

窗外夜色正浓,吃饱喝足的众人爬上大碗准备离去,结果还未施法,就听一道女声娇笑道:“各位客官如此着急离开,难道是本店招待不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铠甲世界里浪迹诸天在线阅读第2节

    系统刚说完,一股庞大的力量突然在公孙无名的身体内爆发出来,接着,公孙无名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皮肤明显变白了,身高变高了,身体变的强壮了好多,接着,额头上长出了一对黑色的角,原本黑色的眼珠变成了紫色,耳朵也变尖了,嘴里出现了四颗锋利的牙齿,双手的指甲也变长变尖,背后还出现了一对恶魔标配的蝙蝠翅膀。虽然

  • 武侠大主宰第五章

    “关于任务……解释一下吧。”芥川拖着极为疲乏的身体一瘸一拐地跟着太宰走进了平时训练用的废弃建筑物内,徒步爬了十多层楼梯以后身上的伤口再度撕裂开来,而体力也已接近透支。“那、那是因为……对方的数量太多了,在下……”“分给你用的人也不少吧……你又甩下他们一个人往前冲了,我说得对吗?”昏黄的光线透过窗户照

  • 武侠:作死狂魔令狐冲在线阅读第五节

    春天的阳光总是那么让人惬意,即便是建筑物和地面折射的光,都会让久居室内的人们有外出走走的念头。可邢哲并没有,他盘膝坐在厨房内一块相对干净些的地面上,搔首弄耳,一脑袋官司。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毕竟他知道的很少,刚才眼花缭乱的操作和奋勇,都是凭借之前经历的细节推导而出,甚至有些做法正确与否他也不确

  • 绝地求生之重生鸡神在线阅读第6章

    总的来说,写作是一件枯燥的事。尽管写作者从中获得的乐趣无可替代,但这乐趣抵消不掉枯燥。夏青体验过灵感突至,却没有体验过灵感突至而下笔如有神。不论灵感多么闪闪发光,她依然需要字斟句酌,谨慎写下每一句话。于是她唯有信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古老哲理,制定计划,埋头苦干。有时她一个人,有时有苏毅陪她。苏毅在时

  • [综]审神者自愿被神隐在线阅读第9章

    “唔,疼”川上未实是被疼醒的,一睁眼就看到拿着刀的男人带着一脸疯狂的笑容“醒了?我的睡美人儿”双手双脚分别被绳子紧紧地束(那个)缚住,只有头可以转动,阴暗的小屋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你到底想做什么?”她身体的各个地方都在痛,尤其是被刀划伤的地方,在她昏迷的时候,这个男人竟然将她另外一只胳膊也弄伤了,变

  • 女尊之彼岸情殇gl之一心一意(7)

    第7章她手里拿着一块古老的铜镜,她若有所思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现在的她比前世年轻许多,也比前世瘦些,重要的是眼睛也完好无损的在她的脸上。想起死前的背叛之痛、抠眼之痛……叶桑夏心中的恨慢慢的在燃烧。“大娘,堂姐起来了吗?”房间外,响起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好听到让人不起一丝的防备。叶桑夏听着这个声音,身

  • 星能术时代在线阅读第六节

    我简单说明来意后,墨风就差人把刑部两个新人接进来歇息,而我俩则坐在一起聊天,咳,探讨卷宗。说起来我竟然不知道墨风也是我燕唐的人,早知道就一起回来了。诶,我请假的时候他也没和我说过。墨风坐在我对面仔细翻看着卷宗,而主负责人我就坐在那喝他刚煮好的茶。“除了必要的清洁,屋内的摆设都没人动过,你现在要去看看

  • 星空主宰在线阅读第9节

    嘿嘿,庆祝国庆,今天继续请假一天,明天开始更新。

  • 乱世邪神在线阅读第六章

    “死可怕吗?”“死算得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了。”“为什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森幽的洞壁过廊里,传来某人的自言自语。“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小小的果实,成熟时果农来采摘,惟独留下这颗小小的果实,像一颗孤独的星星,等时间到了就变成流星,落在丰饶的土地上,然后渐渐腐烂,被大雪掩盖。可能它也想被谁咬一

  • [猎同]骗子第二章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日子漫长而枯燥,我见着一如既往的人,听着千篇一律的话,重复着索然无味的人生。我曾想举刀自尽,也想过割腕勒喉,但在某个瞬间,因见到屋外的太阳而暗自庆幸着。后来我才知道,活着并不是为了不断地吸收新鲜事物,而是在这腐烂得快要发霉的日子里,让自己保持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