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王爷披荆斩棘去娶妻风暴序幕

2021/6/12 4:06:35 作者:宽以待己 来源:红袖添香
王爷披荆斩棘去娶妻
王爷披荆斩棘去娶妻
作者:宽以待己来源:红袖添香
慕容怀琬此生唯一的追求便是娶杨兮安为妻,奈何她是个家族心重的人,为了家族可以绝情绝爱。他处处碰壁之后,顿悟了。爱她不是将她紧紧握在手中,而是成就她,为她扫除一切障碍,让她问鼎天下,成为她的天,让她在自己怀里肆意飞翔。恋爱脑vs理智脑的对决,甜中带泪。小剧场“慕容怀琬你为何如此无耻?”“某人曾说过成功的秘诀便是不要脸?我便是在她的熏陶下,从一个克己复礼,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变成了厚颜无耻的人。按照她的思路来说,我离成功是越来越近了。”“是哪个人妖言惑众,你说出来,我打死他。”“那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杨家

叶落四处张望,依旧没有发现半点人影,无奈下他只能接受有人在他脑海中说话的事实。

虽然内心紧张不安,但叶落还是试探性地问道“莫非你就是那个重瞳人?”

“......................................................”

许久没听见对方回话,于是叶落继续猜测道“难道你是那个可怜的老头?”

“......................................................”

对方依旧是一阵无语。

“你梦里的景象就是我的记忆,这样说你明白了吗?”那个声音深沉孤傲,却又夹带着些许悲伤“我是来自沧海界的伟大的精灵族遗民,你可以叫我鸿飞。”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句话,但叶落却听出来许多信息,震惊的同时,他心中却依旧满是疑惑,一时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叶落试探性地问道“明...明白了,那么精灵大人,为什么您会选上我,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

对于一个来路不明,还能入侵别人脑海的存在,叶落还是打心底的害怕,毕竟各种小说电影里常有的情节便是当大脑被侵占后,不是被人控制,就是变成行尸走肉。

“你似乎有些害怕?警惕性强,这点我很欣赏。”鸿飞轻易地就看透了叶落的想法,他不屑道“选上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原本以为你是一具刚死 的尸体,想趁你体内真灵还未消散借你的肉身一用,谁知道你只是处于昏迷假死的状态,导致我夺舍失败,所以我的神魂只能暂时附着在你身上。”

“夺舍!”叶落心里一惊,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居然经历了这么惊险的事情,不过听这鸿飞的说法,应该没有能力在别人意识完整的情况下实施夺 舍,否则他也不会跟叶落说这么多话了。

叶落猜测鸿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消息没说,那就是他突然联系叶落的目的,肯定有什么是他一个人无法办到,但却必须去做的事情。

想到此处,叶落的心里就安心了不少,起码在与这位未知存在的博弈里他并非毫无筹码,于是叶落鼓起勇气问道“不知道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总不能是太无聊了想找我拉家常吧?”

叶落的脑海里鸿飞的声音随之响起,依旧是那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语气“来做个交易吧凡人,将你的肉体暂借与我,作为交换,殇魂之祭时,我会带着你一起逃离这个世界。”

“殇魂之祭?那是什么东西?”叶落没有正面回答鸿飞,他直接抓住鸿飞话语中的关键点反问道。

一股劲风忽然从叶落的身上爆发出来,病房的窗帘被吹开,将病房外的景象展现在叶落的眼前。

呈现在叶落面前的是一片繁华与破败相辅相成的景象,高楼林立之间,在一片废墟的中央,一座巨大的钢铁堡垒悬浮在青天之下,层层迷雾与白光将其真实面目掩埋。

在其周围,一大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正飞蛾扑火般地涌过去,一阵阵闪光灯不断闪烁,随着人群兴奋的呐喊,似乎这座巨大的堡垒不过是他们消遣的玩具。

“看到那个飞行器了吗?那是天行者的时空法器,你知道为什么它会坠落在你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吗?”鸿飞的声音再次在叶落的脑海中响起“天行者在沧海界焚烧世界树,屠戮我族掠夺灵魂,犯下滔天罪行,被域界道盟所追杀,身受重伤之下不得已逃进了时空乱流,与此同时,我族族长联合九大长老燃烧神魂,破开了天行者的魂器,给了卑微的我等最后活下去的希望。可惜世事难料,没想到最后时空法器灵气耗尽,混乱之下居然将我一起卷入这陌生的时空之中。”

听着鸿飞讲诉着事情的经过,叶落逐渐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测。

鸿飞的声音继续道“天行者身负重伤,时空法器灵气消耗殆尽,所以对其而言首要的目标便是收集灵力,但你们这块地方的灵气稀薄到一种难以置信的程度,除了生灵体内存在少许外几乎找不到半点多余的灵气,那么天行者最后的手段必然是强行从你们这些生灵的体内抽取灵力,域界道盟对于这种邪恶的手段有一个统一的称呼,那便是‘殇魂之祭’”。

鸿飞说的话讲完,叶落的心也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病房里的空调呼呼作响,而叶落的背后却早已湿透了大片,叶落的声音微微颤抖地问道“被...被抽取了灵力的人,会....会怎么样?”

鸿飞冷笑道“怎么样?首先‘殇魂之祭’的执行者会以大神通将生灵的精气神分离,然后再以祭典的力量召唤传说中冥神的力量缓慢地榨取生者精气神之中的灵气和生命力,直到祭祀范围内所有的灵力被榨干之前,‘殇魂之祭’不会停止,同时被献祭者也不会死亡。被献祭者会受到比死亡痛苦万倍不止的折磨,因为这‘殇魂之祭’的本质就是传说中冥界里最残忍的酷刑之一。”

“难怪...难怪即使那么多高楼崩塌却没有任何人死亡。”叶落的脸色早已变得惨白,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测“恐怕从那个神秘的外星堡垒降临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已深陷死亡的泥潭之中了。”

似乎是看到了叶落惊恐的神情,鸿飞似乎颇为满意,他用孤傲的语气道“怎么样?考虑下我之前说的交易吧,这里很快就会变成一片坟场,跟我合作最起码还有一丝生的可能。即便是你们这等进化不完全的生灵应该也有基本的求生意识吧。”

叶落没有理会鸿飞那理所应当的高傲态度,他沙哑着问道“只能我一个人得救吗?”

鸿飞讽刺道“莫非你还想拯救你的那些同类?实话跟你说吧,就算只有我们两人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逃出生天,更别说带上其他的累赘了,如果你执意要做些什么危害我们共同利益的事情,那就别怪我鱼死网破了!”

鸿飞的声音里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叶落明显能够感觉到对方不是在开玩笑,恐怕其真有什么特殊的手段能够强行对叶落进行夺舍,只不过代价肯定不小就是了。

但此刻叶落的内心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对于叶落而言,他的人生或许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不过是飘零于社会边缘的一片落叶罢了。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存在毫无意义,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就像游离于人群之外的怪胎,只能在那隐秘的角落里,抱头痛哭。

所以从很久以前,叶落就已看淡了生死,对于一个被世界所遗忘的人而言,本就和死亡没什么区别了。

不知何时起,一个崭新的身影走进了叶落的世界,成为了他新世界的明灯。

.....................................................................................................................

在记忆的深处,一个灯火阑珊的雨夜里,在超市门口的角落里,乞丐模样的小孩孤独地蜷缩着。

叶落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每当被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打骂,或是受到其他小孩的欺负时,他唯一发泄的方式便是远远地逃离他们,在这个城市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总有一个啜泣的孩子。

等到肚子饿的咕噜响的时候,叶落才狼狈地爬回那个不愿回去的地方,在他人讥讽的笑声中继续苟延残喘。

今夜的天格外地不给面子,冷瑟的秋风伴随着雨露浸透叶落的身心,刺骨般的寒冷和饥饿感甚至让叶落没有多余的精力哭泣。

有的时候叶落甚至会想自己有没有可能像那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会在无人知晓的情况悄悄离去,没有人关注,也没有人伤心。

可惜叶落没有火柴,看不到美丽的幻象,但身体素质却十分不错,不管生多大的病总能随着时间痊愈,就像路边的杂草一样顽强。

突然,雨水击打身体的感觉消失了,似乎是停雨了。

叶落抬起蜷缩在双腿与双手间的脑袋,在阑珊的城市背光下,眼前是一张精致到惊艳的可爱脸蛋,宝石般的双眼轻眨,手中举着把漂亮的洋伞,正细细地观察着叶落。

“你不冷吗?一直被雨淋会很容易感冒的。”银铃般的声音在叶落耳边响起。

叶落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女孩,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却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能够站在城市的明灯里举着伞优雅前行,而他却只能隐藏在黑暗里任风雨摧残。

眼前的女孩是叶落羡慕到嫉妒的存在,叶落的心中甚至升起了一种抢走她东西就跑的念头。

“轻语,你在那边干嘛,快点过来,要回去了!”

略显严厉的斥责声传来,一位穿着华丽的年轻女子匆匆走来拉走了司轻语。

“妈妈,他好可怜,我们帮帮他好吗?”风轻语摇了摇她妈妈的手。

“帮什么帮,那小孩多脏啊,听话,快回去吧。”说完还用嫌弃的眼神撇了叶落一眼,叶落只能自卑地低下头。

但风轻语似乎没有听到似的,她挣脱了她妈妈的手,飞快地跑到了叶落的眼前。

只见风轻语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塑料袋,然后她从塑料袋中变魔术似的拿出了一个看起来极为美味的面包,递给叶落“你一定饿了吧,我分你一个面包,要感谢我啊。”

话毕,也不管叶落是否同意就将面包放在了叶落的手中。

“好了好了,快走吧轻语,爸爸在等我们呢。”风轻语的妈妈有些不耐烦了,高跟鞋“噔噔”作响,迈着急促的脚步将风轻语强行拉走。

雨越下越大,年轻女子拉着女孩的手在灯火阑珊中越走越远,超市的角落的阴影处,一个小男孩握着手里的小面包痛哭不止。

这是叶落人生中第一次因感受他人的温暖而哭泣,此时此刻,任凭寒风与冷雨敲打在叶落的身上也变得那么无所谓。

或许在风轻语的心中给路边的可怜孤儿一片小面包只是举手之劳,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对于年幼却已伤痕累累的叶落而言,这却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温暖。

从回忆中醒来,叶落的眼神变得坚毅,嘴角露出从未有过的自信笑容。

过去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再见你一面,曾经以为那样便足够了,但此时末日将至,我却想将你永远拥入怀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末世养大猫在线阅读冰山美女,终有触动!

    一男一女相互对视,那周遭的气氛在一刹那,显得有些剑拔弩张。说实在的,此时季笑白的心中其实并不像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平静。他见过太多太多性格迥异的女孩,温柔的,可爱的,性感的,奸诈的.....但是像是夏梓溪这种性格的少女,至少在他平生当中还是第一次遇见。她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一条趴伏在墙角处的毒蛇,虽然平

  • 厂里上班Q妹记在线阅读第二节

    誉王府中,萧景桓目色怔怔地望着窗棂。秦般弱奉了一碗茶水,见他如此模样,便道:“殿下还在想什么?”誉王目光放向遥远处,双指轻拍着窗棂,“今日本王得苏先生提议,目前须好好拉拢靖王。只不过,萧景琰此人,向来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况且,他的心思难测,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作何打算,要想拉拢他还真是令本王犯难。”誉王

  • 万界之我为欧皇第1章在线阅读

    夕阳洒落余晖映起,海风轻轻吹过,一双光滑的小脚丫从海边的礁石上轻轻垂下,一下两下轻轻撩拨着平稳安静的海水,一个稚嫩的童声仿佛在和谁交流些什么,窃窃私语着。“珊瑚,珊瑚,吃饭了珊瑚,跑哪里去了......”声音响起的同时,小脚丫旁边的小鱼小虾立马散开,躲进了礁石的缝隙里。只见一个穿着粗布衣服浑身湿漉漉

  • [星际] 悬空在线阅读强杀五长老(求收藏和评价)

    “嗯...?不对劲,怎么会有血腥味?”辉夜一族的族地,一名头发花白,一脸阴翳,身作辉夜一族特有长老服的老人从一处奢华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当闻着空气中的一缕缕血腥味的时候,表情是十分的疑惑。作为辉夜一族的五长老,他刚刚才宠幸了自己最新纳的小妾,不过...人老了,在一阵力不从心之后,他选择到院子里来散散心

  • 娱乐:我签到就变帅!在线阅读第8章

    美容检测需要三十分钟的等待时间,陆笙歌做完检测后就去了一旁的等候厅,几个记者一直跟在她后面。等候厅里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这里休息,做这个检测的大多数都是艺人,平常一周能来一个人就不错了,陆笙歌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坐下,想要拿出墨镜带上闭目养神。“陆小姐,请问你对你的经纪公司说你调换了简历,这件事情是什

  • 世子给我当马夫(重生)第6章在线阅读

    任昭的助理小许叛变了。因为他觉得待在鹿可心身边更有安全感。如果不是鹿可心现在没钱也不需要助理,小许可能就真的考虑辞了来给她当助理了。“小许你没事吧。”任昭担心地问。“没事没事。”小许抹了把泪,特别不好意思,“鹿姐帮我把蛇赶跑了,昭哥,鹿姐是个好人啊!她当时第一时间就冲过来救我,我,我都没想到……”任

  • 向往:娱乐皇者系统在线阅读未来皇上

    当姚金玲回到房间的时候,夏蝉、刘三好和李君还早就已经醒了,虽然三人都有疑问,怎么姚金玲刚才出去了,但都被姚金玲轻松的转移了话题,哪怕是成熟的李君还也没看出问题来,因为她怎么会想到姚金玲去了离薇殿呢?“我们赶快去离薇殿外面等待分布情况吧!”李君还冷冷的说道,突然,语气一顿,“不论情况怎样,我们都是好朋

  • 我!红云!开局斩了准提!在线阅读大寒(五)

    明娪尚在马车上,僵硬的如同来不及南飞而冻僵在冰枯枝丫上的小鸟。可如今魏均就在下面质疑着她的身份,她就算继续装死,也逃不出去的。倒霉,真是倒霉!“阿娪……”车厢内,云遥透过车门担忧的呼唤。明娪又没有别的办法,又不可能因着自己走不成便拖全部人下水,此时只能稳住,给了车内一个坚决的眼神,示意他们先走。跳下

  • 晚安列国在线阅读第6章

    暗卫一望下主子,拿捏不准,后面的话要不要说。“有话就说,本王没时间跟你打哑谜。”暗卫一咽下口水,还是老实的说道:“大夫还说治的了病,治不了命。王妃潜意识里没有求生的于忘,除非她醒来,不然就••••••”接下去的话,暗卫没说出口。顿时,萧离面色阴沉堪比即将塌陷的天空,费劲心机嫁进来,却没求生意志,逗他

  • 三国之我是大财主第2章在线阅读

    她指了指窗外的一个地方,秋缇望过去,看到小区的大门口,上书:云港花园。长水镇最好的住宅小区,二零零七年竣工,靠近学校,靠近S市郊区,一平方一万三左右。里面除了住着老师、小有所成的老板之外,还住着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务工人员的年纪基本在十七岁到三十岁不等,男女都有,通常合租一个毛坯房,一人分割几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