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列表
校园小说
  • “到此为止,热身也该结束了。”夏灵衣袂飘飘,从容且镇静,她把剑扔了,陆梦可以不用剑,她同样可以,而且要用这个种方式打败她。她的身体越发明亮,焕发出道道圣光,神圣威严,沐浴圣光下的她如天仙降临万物不侵,纤尘不染。透明的灵气犹如虚幻,浮浮沉沉缥缈不虚。周围的花草,树木,随着夏灵的圣光,竟有化尘的迹象,如

    [ 2021/5/6 19:48:20 ]
  • 随着圆舞曲的节奏,旋转,旋转,不停的旋转。这是新近时兴起来的舞蹈——华尔兹,首先在奥地利宫廷兴起,然后迅速席卷整个欧洲,成为宫廷舞会和私人舞会新的宠儿,被称为“舞中之后”。继乔治一世国王最喜欢的舞曲“水上音乐”之后,华尔兹圆舞曲作为新兴音乐类型,也随着华尔兹舞蹈在欧洲上流社会的兴起而风生水起,成为最

    [ 2021/5/6 18:11:44 ]
  • 一座死寂破败的城池内,焦木与残烟似乎成为了这里的主色调,而随即城中央的一声巨响打破了城中本有的寂静。随着烟尘渐落,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城池中央。“嘿嘿,你是第一个将本尊逼入如此田地的人,不过也就此为止了!”满身狼狈的黑衣男子挥起手中的战戟朝着半跪在眼前浑身是血的白衣剑客砍去。“呵,尔等所行之事天理不容,

    [ 2021/5/6 17:57:57 ]
  • 一嫁一嫁又一嫁,澹台玥的母亲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三嫁生了三个儿子。不,最后一个是假的,其实是女的。然而,这个奇女子为了稳固地位,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当年跟一再跟前夫和离再嫁,就能让女儿女扮男装。她是一个狠人,因为两次和离再嫁,嫁的不再是未成亲过的男子,而是拥有嫡子的男子。于是她生了女儿就说生了男子

    [ 2021/5/6 17:15:25 ]
  • 晚上的龙场市很热闹,人来人往的,这其中最热闹的地方当然就是龙场市最古老的中山路了,听名字就知道这条路的来历。这条路现在已经被全方位的改造成了步行街,一到晚上,两边都是摆摊的商户。来这里什么人都有,那些有钱人也很喜欢来这里,因为这里几乎就是整个龙场市民童年夜生活的开始。走在路上,白水漫无目的,诸梦洁倒

    [ 2021/5/6 16:12:08 ]
  • 躺在地上的阿伦偷偷地对着伊鲁卡的背影比了个中指。“给你介绍一下。”“旗木五五开?”阿伦一脸惊喜,没想到可以见到自己曾经很喜欢的卡卡西。‘???’卡卡西和迈特凯两人面面相觑一头问号。“不得无礼!”迈特凯揉乱了阿伦的发型。“这可是我一生的对手,木叶第一技师、名扬忍界的拷贝忍者、写轮眼-卡卡西~”好吧!好

    [ 2021/5/6 16:05:39 ]
  • “他跑哪去了?”“不知道,继续往前看看。”“好。”见一群侍卫跑过去了,花想容松了口气,往后伸了伸手想靠在墙上,可是……他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啊呀!”花想容睁大了眼睛,吃了一吓,连忙转身跳开,只见一个红衣少年站在身后,一双淡蓝色的澄澈的眸子,俊美而有些妖孽的脸惊讶的望着他,瞠目结舌,一脸茫然。花想

    [ 2021/5/6 15:02:55 ]
  • “真是可恶”张凌天用力一拳击在了石头上。“这些唯利是图的家伙”想想这十八年以来所受过的受与苦难,张凌天的戾气直露,杀气从他的身上散发洋溢而出。在这以修炼为主的世界,如果不能修炼,那就是一个朝人嘲讽厌烦的废物。纵然你出生是多么高贵,不能修炼,在所有武者眼里你就什么都不是。在众大小势力里,也不会容许这样

    [ 2021/5/6 13:43:01 ]
  • 廉亲王府。宴席散去,王府书房内,“八哥,今儿是怎么了?总觉得你不对劲。”九爷允禟看出了端倪,“你这笑啊,太假,这可不像是八哥你!”一针见血,允禩了听了,叹气一声,终于撤去脸上那勉强的笑,“弘时,怕是以后都不会再来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明明,这些年,待好弘时,就是瞧准了他和老四父子俩不对盘,明明

    [ 2021/5/6 13:32:21 ]
  • 广州市四十七中学校门口,身为市重点高中,门面并不寒酸。一扇上世纪风格的大门略显磅礴大气,门口两只惟妙惟肖的石狮子似乎叙述着这间学校的悠久历史,虽被称为四十七中,并非指它的历史不够其它学校久远……“就是这?”四十七中门口一个有着鹰钩鼻脸色阴沉的阴霾男子对边上的一旁的一个阳光年轻男子问道,只见那年轻男子

    [ 2021/5/6 13:25:58 ]
  • 轰隆隆——雷声滚滚中,一道道闪电在墨色的苍穹驰骋划过,豆大的雨点仿佛小石子一般,砸在屋檐上叮叮作响,地上起伏着泥泞的水花。在一个阴暗的墙角,两个畏畏缩缩的中年男子站在一起,不断望向不远处的小院大门,手里啃着二牛烧饼。“它娘的,好好的天,怎么下起雨来了?”一个胡须拉差的黑衣男子抖了抖被淋透的短袖布衣,

    [ 2021/5/6 12:13:49 ]
  • “啊!”单人床上,伊如意猛地睁开双眼坐起身,捂着胸口剧烈喘息。她又做梦了,梦到了前世最后的日子。梦到了她死不瞑目后灵魂飘荡在空中,看见归来的段崇宇听闻他的死讯,疯狂地杀了李山,又杀了撞死他的人,然后抱着她的尸体,自尽的那一天。“段崇宇,段崇宇……”念着这个深刻在心上的名字,伊如意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他将

    [ 2021/5/6 11:55:06 ]
  • “圣诞快乐!”卡珊德拉不等她答应,便自己推门走了进来,“拆完礼物了吗,亲爱的?哦我太感动了,你每年的礼物都如此贴心!看看,”她伸手摆弄了一下头上戴着的几朵娇艳的小玫瑰发饰,“妈妈戴着漂亮吗?”“漂亮,当然漂亮。”洛伦希娅应道,“圣诞快乐,妈妈!你给我选的珍珠发饰也很美。”卡珊德拉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 2021/5/6 11:50:18 ]
  • “里面怎么样?哈~哈~哈~”张晓辉喘着气拿起靠在小门边的木棒顶住小门随后向郑宇问道。“里面是个呼呼~~~~宽阔的广场,房屋离这里还有很远的呼呼呼~~~~很远的一段距离!舍长,你那边怎么样了?”郑宇一边喘着粗气放下稍稍恢复一点的小雪,一边关切的看向不远处的小门。“我这里马上好!哈~~~”张晓辉用木棒顶

    [ 2021/5/6 10:10:13 ]
  • “等等事情不是这样的!!”夏阮阮瞬间跳起来回首就对身后的少年挥了一爪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激动,这一爪子在空中挥出了四道火星,飞到少年面前差不多已经快要熄灭,卷成一股热风吹起了发梢。“说话能不能不要跳过重点你这样很容易引起误会好吗!”封灼挑眉,对上夏阮阮极力否认的模样,无所谓耸耸肩:“行,你是雇

    [ 2021/5/6 9:08:33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