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司少的宠妻人设又崩了
首页

第10章画人画皮难画骨(1/3)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nvku88.com VIP热门线》更新网站!

   随扑通声倒声音,林寂逐渐慌张:“鹿鹿喝醉吗?怎吗?刚才怎?司先应该欺负醉酒吧。”

   几连问让林寂声音听尖锐,虽句话肯定句,司稷淮丝毫林寂觉欺负醉酒

   两次照林寂熟,

   机,林寂声音耳膜舒服,歪头,嫌弃鹅绒鹿凉,脚踢胳膊,静。

   ,跟关系,应该欺负吧。

   司稷淮挂电话,直接拿鹿凉机跟林寂短信址。

   蔚启拿毛巾边擦湿漉漉,边盥洗室慢悠悠,嘴曲。

   腻腻澡,身被鹿凉吐异味全被清淡薄荷香沐浴露覆盖,似乎

   眼,细缝隙司稷淮斜靠电视墙,任何理负担拿脚踢昏睡鹿凉

   蔚启:“……”

   温文儒雅,绅士再绅士司稷淮够干

   画画皮难画骨,知

   蔚启脑海禁蹦句诗,怜兮兮趴鹿凉,趾高气扬姐架

   蔚启啧啧咋舌:“太怜香惜玉。”

   司稷淮毫客气机砸蔚启头,蔚启痛闷哼声,抬头幽怨:“太。”

   司稷淮指指旁边碎瓷器:“刚才。”

   蔚启顺方向向摔碎渣渣几乎目全非青花瓷,脑袋立刻转变阵营:“太狠。”

   司稷淮扶额,听蔚启感概,耐烦:“怜香惜玉,立刻马带走

第10章画人画皮难画骨(1/3)